大学室友小萱突然在寝室微信群里说,让所有人记住了她

图片 2

12下一页

(一)
  春萌很想乘坐爸爸新近研制成功的气垫旅游飞车,可是央求了几次,爸爸都不肯答应。并且告诫春萌:“春萌,这两辆气垫飞车,还没有经过试飞,千万不能乱动,出了事可不是玩的。”
  春萌心里嘀咕着:“什么时候,我一定要把爸爸研制的飞车偷着开出去。”
  春萌的爸爸洪英伟是现代交通运输研究所的工程师,最近几年致力于城市交通运输的研究,为了解决城市车辆过多造成拥堵的现象,研制成功了气垫旅游飞车,并且,已经在研究所院里进行了几次试飞。
  学校放假了,春萌决定趁爸爸到外地开会的机会,偷偷地把爸爸放在家里的那台飞车开出去玩几天。为此,春萌做好了准备,他找出飞车的驾驶原理说明书,认认真真地看了几天,把里面的所有细节都能倒背如流。
  飞车有两台发动机,一台是推动气体用的,叫做充气发动机,另一台发动机是用来牵动飞车的翅膀的,当飞车启动后,充气发动机即开始充气,然后,推动飞车向前行驶。当发现公路上车流过大时,既可以启动另一台发动机,带动飞车两侧那两只轻软金属制成的机翼,翅膀可以像鸟儿的翅膀一样张合,飞车就会像直升飞机一样的飞离地面。当飞车飞离地面二百米左右的空中时,两台发动机就会同时工作,即可以保持飞车的高度,飞车还会以每小时八十至一百二十公里的数度向前飞行。飞车的座舱,可以乘坐四个人。
  春萌学完了飞车驾驶原理说明书,又找出飞车技术实习说明书,研究得通透的,基本上已经掌握了飞车的全部驾驶技术。
  可是随后,他又犯愁了,一个人出去玩多没意思,可是和谁一起出去玩呢?他想了一会,高兴地从床上跳下来,拿起手机,拨通了爸爸的同事万伯伯的儿子,万小勇的手机。因为万小勇是他的同班同学,还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万小勇的胆子非常大,而且还非常机灵,没有他摆弄不会的东西,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春萌决定把万小勇找来商量。
  电话拨通了,哈,接电话的正是小勇。春萌高兴的喊道:“小勇,是我,你爸爸妈妈在家吗?”
  小勇说:“我爸爸不是跟洪伯伯开会去了吗,我妈也公出了,只有我姥姥在家照顾我。”
  春萌高兴地跳了起来说:“太好了,小勇,我爸爸妈妈也不在家。小勇,你知道我爸爸跟万伯伯研制的飞车吗?你马上到我家里来,咱们两商量商量,驾驶着飞车出去玩两天。”
  小勇在那头都乐蒙了,他告诉春萌:“我跟我姥姥说一声,带上我爸爸给我的钱,马上就到你家去找你。”
  (二)
  万伯伯家跟春萌家只隔着一栋楼,小勇一会功夫就来到了春萌家。
  春萌和小勇来到爸爸放飞车的库房里,把那辆飞车推到库房外面。这辆飞车只有一辆微型轿车那么大,通体是那种淡红色,车体都是轻软金属材料制作的,两只翅膀紧贴在飞车的车体上,飞车前后各有一台微型发动机,座舱在飞车的正中间。
  春萌把平时奶奶和妈妈给的钱,都拿了出来,跟小勇的钱放在一起,又用双肩书包
装了很多吃的和矿泉水。
  一切都准备好了,两个人悄悄地打开大门,把飞车推到大门外的路上。春萌和小勇在座舱里坐好了,春萌打开飞车前面的发动机,给上电,飞车的喷气管喷出强大的气流,飞车慢慢地向前滑行着,速度越来越快。春萌又给上飞车后面的发动机,飞车两侧的翅膀开始张合,张合的速度越来越快,飞车驶离了地面,小勇惊讶得“哇”了一声。
  春萌开始还有点紧张,但是很快就适应了,飞车很快就升到二百米的空中,春萌和小勇往下面看去,只见城市林立的楼房,就在飞车的下面,公路上密集的车流,就像一群爬行的甲壳虫。
  城市在飞车的下面,慢慢地往后退去,森林、公园、高速公路立交桥,在飞车下面一闪而过。
  飞车飞出了宏兆市,顺着一条高速公路向前飞去,只见高速公路两边的农田村镇,人工林,桥梁河流,像闪电一样匆匆闪过。
  (三)
  
  前面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座城市,春萌关闭了第一台发动机,飞车失去了气体的推动,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城市越来越近了,他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轿车载重车长途客车,全部都停在城市外面的大停车场上,轿车跟长途客车停在公路右侧的停车场上,载重车停在公路的左面的停车场上。
  春萌驾驶着飞车飞临城市的上空,才发现市内的公路全部都是活动公路,右半边往前滑行,左半边往后滑行,就像楼房的电梯似的。路上竟然一辆车都没有,行人都站在路上,到了目的地,就走下公路。载货的公路,载满了货物,到了该卸货的地方,路面就停止了滑行,跟货的人员,卸完货,就跟车走了,路面又继续滑行。
  春萌跟小勇觉得很惊奇。小勇说:“春萌,咱们找个地方,把飞车降落下来,到路上看看。”
  春萌说:“好的。”
  于是,飞车开始减速,春萌把飞车停在一栋楼房前面的空地上,关掉发动机,背上背包,用遥控器锁好飞车,向路上走去。
  来到路面上,只觉得路面向前滑行得很快。路面上隔不远就有一段长廊,长廊的遮檐下,是一排排的供路人歇息的椅子。
  春萌跟小勇来到长廊下的椅子上坐下,一个身前挎着票夹子的三十多岁的女人对他们说:“请你们购买路车票。”
  春萌急忙从小勇的兜子里掏出钱来买了票。春萌对小勇说:“小勇,这个城市的交通运输搞得真好,这种路车乘坐起来既方便又安全,还没有堵车的现象。”
  小勇说:“真的,这种路车真是太方便了,咱们回去的时候,一定要跟爸爸说说这座城市的路车的故事。”
  春萌兴奋地说:“小勇,咱们今天出来玩得太棒了,你看这座城市多漂亮,天空是那么的蓝,太阳是那么的耀眼,一点灰尘雾霾也没有。”
  小勇说:“这座城市的确很离奇,应该叫它没有污染的城市。”
  春萌反驳道:“不对,应该叫它自动化城市。”
  小勇又说:“错了,这座城市一点噪音都没有,应该叫它安静和谐城。”
  两个好朋友正在争执不休,路车却突然慢了下来,只见座位上的几个老年人,慢慢的站了起来,在几个胸戴徽章的年轻人搀扶下走下路面。
  春萌忽然发现很多人下了路车后,向一栋圆形的大厦走去。
  春萌拉着小勇的手说:“小勇,咱们也跟着去看看。”
  小勇也好奇地说:“对,咱们也过去见识见识。”
  (四)
  他们随着人流,向那栋圆形大厦走去。进了大门,发现大门的两侧,各有一个机器人站在那里,一个机器人笔直的站着,另一个机器人,不断地眨动着红外线眼睛,伸出一只手,做着请进的姿势。
  来到里面一看,原来是一座超级自选商城。货柜前,有商品标价显示器,显示器的荧光屏上,不断地显示着各类商品的价格性能质量产地。
  他们来到图书橱窗前,浏览者橱窗里的各类图书。小勇抽出一本《现代科技与科学幻想》,春萌抽出一本《公路运输的新发明》。他们两人看看书上的价格,掏出钱来,投进电脑计数收款机里,很快的,收款机里吐出找零的钱。
  春萌和小勇又到三楼四楼五楼转了转,整栋大厦只有四个人在巡视电脑计数收款机,商品货柜前,都是顾客在轻松自然地选购自己需要的商品。两个人从楼上下来,来到大门口时,只见那个站得笔挺的机器人,伸出那只钢铁的手,拦住了一个男顾客,用低沉的声音说:“先生,请您付清货款。”
  那个顾客惊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忘记了付款,急忙把钱款投入到门口的电子收款机里。收款机立刻把余额,传送到余额托里,那个顾客拿起余款,揣到兜里,歉意地笑了笑,向外走去。
  那个机器人礼貌地说:“先生,谢谢您,请您走好。”
  往外走的时候,春萌和小勇听见身旁的一个女人说:“这座超级自选商城,既没有收银员,也没有保安,也没有更夫,都是电脑自动操纵。”
  另一个女人问:“那样的话,不是很容易失盗吗?”
  那个女人回答说:“怎么会呢,你没看见大门口的机器人吗,如果有的顾客拿了商品没有付款,计价电脑就会及时的把商品的名称价格,那个顾客的衣着相貌,传送给大门口的机器人,机器人非常机敏,而且还非常和气地拦住没有付清货款的顾客,请他付清货款,才会放他出去。到了夜间,商城的机器人,会自动在商城里巡视,他们的动作都异常的机敏灵活,遇到情况,会根据自身电脑的指示,迅速地捕捉入侵的盗窃者。一般的盗贼,是不敢跟这些不怕刀枪子弹的机器人较量的。”
  听了两个女人的谈话,春萌和小勇都感到非常的惊奇。春萌对小勇说:“我爸爸常说,要把宏兆市建设成文明的现代化城市,这座城市不就是一座非常文明的现代化城市吗!咱们回去后,一定要让爸爸到这座城市来参观参观。”
  (五)
  说着话,两个人又来到路车上,路车往前滑行了一会,春萌发现前面有一座影院,两个小伙伴商量了一下,决定去看场电影。
  来到电影院门前,电影院门前有一个电子售票厅。春萌看来看电影的人,把钱投进电子售票箱里,,再按一下座排号按钮,电子售票箱就会伸出一只电动手,递给你一张你所需要的座排号。
  春萌和小勇买好了座排号,发现座排号上还有一行这样的字:亲爱的观众朋友,本影院将同时上映三部影片。《小岛奇遇》《边城的那条小街》《魔术师的王国》观众朋友可以任意选一部电影观看。
  春萌和小勇进了影院,来到第二道门前,只见第二道门前的电子屏幕上滚动着这样的字幕:一楼上演《小岛奇遇》,二楼上演《边城的那条小街》,三楼上演《魔术师的王国》。
  春萌说:“小勇,咱们上三楼,去看《魔术师的王国吧》。”
  小勇非常赞成。
  于是,两个人乘上电梯,来到了三楼。
  电影开始放映了,是那种非常逼真的近距离立体效果。
  他们这时才发现,那个大银幕,竟然从楼上直通楼下。旁边的观众解释说:“这个影院的屏幕只有这一屏,而且电子放映机也只有一台,但是却可以同时放映三部影片,而且,音响效果还不会相互干扰。”
  两个人看完电影,来到路车上,春萌异常兴奋地说:“小勇,我看这个城市,应该叫做魔术城。”
  小勇也相当高兴地说:“不错,到了这个城市,就像进了魔术宫殿一样,到处都是魔术的迷宫。”
  (六)
  春萌和小勇按照来时的路线,开始往回返,来到他们停飞车的地方,却发现飞车不见了。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两个孩子都吓坏了。
  春萌带着哭音说:“这可怎么办啊!飞车不见了,我们可怎么回家呀!”
  春萌和小勇坐在楼前的台阶上,惶惶然的不知所措。
  小勇突然跳了起来,原来楼墙上贴了一张告示,告示上这样写着:空地上的飞车,被我们拖到氢气厂充气去了,因为飞车氢气已经不足了,请飞车的驾驶员,到开元路左侧的氢气厂认领,请多多包涵。
  春萌和小勇高兴地抱在了一起,小勇感慨地说:“春萌,这个文明城的人多好啊1”
  春萌也激动地说:“他们为我们想的太周到了,我们一定要好好地谢谢他们。”
  春萌和小勇按照告示上的地址,找到了氢气厂。走到氢气厂门口,刚想进去,一只机械手拦住了他们,电脑门卫发出了柔和的声音:“小朋友,你们找谁?”
  小勇着急地说:“我们是看到启示,来找我们的飞车的。”
  “噢,原来你们是飞车的主人哪,你们先等一下。”
  不一会功夫,厂里出来两个人,把春萌和小勇领到接待室。一个高个子的叔叔自我介绍说:“我姓闻,是这个氢气厂的厂长。我想问问你们,这辆飞车真的是你们的吗?”
  春萌抢着回答道:“叔叔,那还有假的,这辆飞车是我爸爸研制出来的。叔叔,快把飞车还给我们吧。我们还要回家呢。”
  闻厂长笑着说:“小朋友,别着急嘛,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从哪儿来?飞车是那个公司的产品?”
  春萌急忙回答:“叔叔,我们是宏兆市建设中学的学生,我爸爸是现代公路运输研究所的工程师。这辆飞车,就是我爸爸研制出来的试制品。我让爸爸带我出来玩,爸爸不肯带我出来,我就和小勇偷着把飞车开出来了。”
  闻厂长很惊讶的问:“你爸爸是不是叫洪英伟,你叫洪春萌,这个小朋友叫万小勇。”
  春萌和小勇都惊呆了。春萌怔怔的问:“闻叔叔,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名字?你怎么会认识我爸爸?”
  闻厂长解释说:“你们觉得奇怪吗?因为我跟你爸爸,还有万小勇的爸爸,是同学,大学的同学。我们虽然学的不是一个专业,但是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且,你们满月的时候,我还曾经抱过你们哪,对了,小春萌还尿了我一身尿。”
  春萌不好意思地笑了。
  闻厂长说:“这样吧,我给老同学打个电话,让你们的爸爸来一趟。一来,我们老同学很长时间没见面了,二来,让他们把你们俩接回去,以免路上出事。”
  春萌和小勇着急的一人攀住闻厂长的一只胳膊央求道:“闻叔叔,你快给我爸爸打电话吧,我这儿有多功能手机。”
  闻厂长笑着说:“你既然带着手机,这个电话还是你打给你爸爸吧。”
  春萌紧张地说:“闻叔叔,我可不能给我爸爸打电话,我爸爸知道我偷着把飞车开出来了,还不把我骂死啊!”
  闻厂长无奈地说:“看来,还得我来给你们说情啊。”他掏出手机,要通了洪英伟的手机,大声地说:“洪英伟,知道我是谁吗?你还真听出来了。你的宝贝儿子在我厂子里呢,还怎么跑我这儿来了。你先看看你飞车库房里的飞车还在不在。不在了,那就对了,飞车跟你儿子都在我这儿呢。行了,现在让小试飞员向你汇报,今天的试飞情况吧。”
  春萌接过闻厂长递给他的手机,既紧张又快活地向爸爸讲述了自己跟小勇驾驶飞车旅行的经过。
  洪英伟没有过多的责难儿子,只是告诫他们,千万不要再自己驾驶飞车往回返,等着他和万荣昌驾驶另一辆飞车去接他们回来,顺便跟老同学聚聚。
  洪英伟又让儿子把手机给闻叔叔,他跟闻厂长说:“闻公瑾,我的老同学,咱们也有十几年没见面了,这回是两个淘气包子,让咱们重逢了。”
  闻公瑾高兴地说:“是啊,这次可是借了孩子的光了,咱们可得好好地聚聚了。”
  第二辆飞车停在了氢气厂门口,洪英伟和万荣昌从飞车上下来。闻厂长拉着春萌和小勇的手,已经等候在厂门口了。
  三个老同学亲热的握着手,春萌和小勇抱着自己爸爸的胳膊,回到厂里的接待室。
  闻公瑾笑着向两个老同学介绍说:“我所在的腾跃市,在十几年的城市建设中,是按照最先进的交通科学规划建设的,现在仍然在建设中。但是交通工具仍然是个老大难问题,你们研制的飞车,就是一种可以解决现代交通运输拥堵的极好的交通工具。”
  洪英伟高兴地说:“老同学,你们腾跃市在城市交通建设上,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面,我们应该向你们学习,尽快的改变旧的交通理念,争取开创出新的路子和交通工具。”
  闻公瑾留他们在厂子对面的饭店吃完饭,洪英伟和万荣昌就跟老同学告别了。
  洪英伟跟万荣昌每人驾驶着一辆飞车,飞车慢慢地飞了起来,春萌和小勇挥动着手,大声的喊:“闻叔叔,再见。”
  飞车越飞越高了,越飞越快,渐渐地变成了两个小黑点。

我跟小新说,小勇对你这样没关系的,毕竟我们和他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只要他对小萱好就可以,小新想想觉得也是,就不再说什么了。

距高考还有五十多天的时候,有人告诉翠翠,小勇第三天八点的飞机,要回东北了。

两口子急得吵了起来,找三个小时了,父亲还是不见踪影。
  
烦死了,喊什么喊,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爸朵背,他助听器丢在家里,在他面前打雷也没用。
  
你跟我吼什么?是你父亲呢,万一失踪了,社区人也只会指着你的脊梁骨说。
  
是你,好不容易有节假日,把老爸丢在家里,琳琳每次都嚷着要爷爷也去,就是你不同意。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以前去玩,你什么时候在乎过老头子?都是我,又要照顾他,又要盯着琳琳。我哪叫旅游,是给你当佣人去了。
  
女的在埋怨,说到琳琳,突然想起,琳琳呢?跑哪去了?刚刚还坐在这边等我们。
   就一会功夫不见,两口子急得扯开嗓子大喊,琳琳,琳琳。
  
一位编着辫子的小姑娘从公园樱花树丛中转了出来,小手牵着一位胡子拉渣的老人,爸爸,妈妈,在这,刚才你们到那边找爷爷,我在背后跟着呢。
  
男的慌忙上去扶老人。女的抱起小姑娘,心疼地说,没摔跤吧,你是怎么发现爷爷,我和你爸在那地方都走好几圈了。
  
小姑娘奶声奶气地说,爷爷一个人蹲在树下玩蚂蚁,你们那么高,当然看不见。我也是闻到爷爷的味道才发现的。
   男的莫名其妙,爷爷有什么味道?
  
小姑娘摇摇头,和你们说,你们大人也不明白,爷爷经常抱我,又抱不动你们,爷爷味道就是爷爷味道。
  

之后的几个月,小勇晚上都跑出去,李斌开始担心他在外面做什么,决定跟着小勇。这时李斌接到一个电话,是小勇的班主任打给他:小勇的家长,你好,我是小勇的班主任,我想和你反应一个问题,最近小勇都自己一个在自言自语,好像是在和别人说话,但是我们又看不到有任何人,我希望你多留意小勇。
接下来的几个月,小勇到晚上就往外跑,李斌决定去查个究竟。好,我会多留意的,谢谢老师啊。李斌说完就挂掉了。
他跟着小勇后面,跟到他来那个地方,看见小勇对这个大榕树,还时不时手舞足蹈。李斌看着担心,走了出来:小勇,你在干什么啊?
小勇看到爸爸说:我在和琳琳玩啊。小勇指着秋千。
回家。李斌过去拉小勇走。小勇和琳琳说再见。
李斌和小勇坐在客厅。刚才你班主任打电话来,说你整天都在自言自语,刚才我发现你自己一个人在说话,我很担心你。李斌担忧地说。
我没有啊,我在琳琳说话。小勇激动地说。
对不起,是我给了你一个不完整的家庭。李斌自责地说。小勇没有出声,李斌走到房间,从房间里拿出了一本相册,他自己坐在客厅翻着相册,眼睛泛着泪光。
小勇见爸爸这样,就对爸爸说:爸爸,不要这样子,我不是在自言自语,我是在和琳琳说话。
突然,小勇瞄到相册里有一个小女孩好像琳琳,他伸头仔细一看,就是她。爸爸,就是她,琳琳。你怎么有她的相片?
李斌眼神散发出恐惧看着小勇,指着相册的女孩说:是她,你看到的是她,不可能。
就是啊,这几个月,我都是跟她在一起玩。小勇激动地说。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她是谁啊?
她是你姐姐,叫李小琳,当时我和你妈妈生的第一个孩子,她是一个很活波的小孩,所有的街坊邻居都很喜欢她,不过她到了你这样的年龄就过世了,就在你就读的学校门口被车撞了。那时候,我和你妈妈伤心了很久,过了2年,我们就生了你出来,慢慢地从琳琳的阴影走了出来。李斌泣不成声,泪流满脸。我之所以不告诉你有个姐姐,因为我走出了阴影,不想活在阴影之下,只想和你快乐地过去,但是我和你妈妈又发生了一下令你不开心的事,我很愧疚,我很挂念琳琳。
小勇冲出了家门,李斌也追了出去。小勇来到大榕树大喊:姐姐,姐姐,我是你弟弟小勇啊,你可以跟我回家吗。小勇喊了很久,也没有看见琳琳。
琳琳从远处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用手摸着小勇的头说:怎么这么久才发现啊,哈哈。
姐姐,我们一起回去吧,爸爸很挂念你。小勇眼泛泪光说。
姐姐也很挂念家人,我已经不能回去啦,我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但是为了奖励你,我把秘密基地留给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要照顾好家人哦,不要令家人为你担心,做个坚强的小孩。好了,姐姐任务完成了。琳琳说。
小勇,没事吧。李斌看到小勇低着头哭。 姐姐就在我的前面。小勇哭着说。
琳琳站在爸爸的面前,李斌却看不到她。琳琳抱着爸爸的腰,默默地说爸爸,我也很挂念你。
李斌感觉有东西抱着自己,那感觉,就是琳琳。李斌好像听到琳琳的话,也说了一句:琳琳,我好想念你啊。说完就抱着小勇痛哭。
琳琳看着他们,转生就走了,只剩下两父子。自从那件事过后,李斌和小勇的关系更上一层楼,变得无话不谈。小勇在学校也跟同学们变得其乐融融。
姐姐,再见啦。

吃饭时小勇给我们敬了一杯酒,说感谢我们几年来对小萱的照顾,之后就不再说话了,一个人默默地吃饭,还时不时低头看一下手机。我们就这样沉默地吃完了大四下学期开学的第一顿饭。

于是又问。

学校里的学生陆陆续续地回家了,最后剩下他自己一个,他一个人在篮球场里打球。这时有一个女生从远处跑过来说:你好,我可以跟你一起玩吗?小女孩露出天使般的笑容。男生没有理会她,继续做自己的事情。我叫琳琳,你叫什么名字啊?琳琳跑到他的身边说。
辛苦您啦,老师,我是来接小勇的。李斌对值班老师说。
李小勇,你爸爸来接你啦。老师大喊。小勇拿起书包往校门走,他回头看后面,发现琳琳向着他做出再见的手势,小勇走上车,从玻璃望到外面,琳琳已经不见了。
今晚做你最喜欢吃的炸鸡翅,怎么样,开心吧。李斌看着他,脸露担忧。自从李斌和老婆离婚之后,小勇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沉默寡言,远离人们。李斌很担心小勇一直都这样,他又很多次都去找小勇妈妈,希望和他复合,但是她嫌李斌没钱。
回到家吃完饭之后,小勇直接冲到房里面,把自己关在里面。他趴在窗台上,闷闷不乐地望着夜空,满天的星星,皓月当空,还有微风轻拂。小勇把视线移到楼下,看见一个女孩站在楼下,仔细一看,原来是琳琳。小勇,下来和我一起玩吧。琳琳在楼下大喊。
小勇没有出声,琳琳又大喊:我很闷,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很好玩的。小勇没有理会她,关上窗户。
第二天,李斌把小勇送到学校,目送他进去学校就走了。小勇走进教室,有位女生走过来问他借笔,小勇用凶狠的眼神瞪着她说:没有。到了体育课,小勇一个人在角落打球,这时,琳琳从她的身边嘣了出来:小勇,你在干嘛啊?小勇被她吓了一跳。
琳琳大声地笑,哈哈哈。我今天看到你对一个女生很凶啊,人家是女生,你要学着绅士点啊。
琳琳坐在他旁边说,小勇没出声,琳琳接着说:为什么不去跟同学们玩,为什么要自己一个坐在这边啊。
你好烦耶,关你什么事,你走开啦。小勇被她烦到火了起来说。
你说话了,昨天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琳琳很兴奋说。
小勇站起来走到人操场,琳琳跟着他,在他身边问这个问那个,小勇终于忍不住了,大喊道:不要烦着我。周围的同学都看着小勇,小勇脸一红,他一边跑一边喊不要缠着我
回到家,他躺在床在想,这个女孩我在学校没有见过,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小勇冒头出去窗,看见琳琳站在楼下。下来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玩吧。琳琳喊。
小勇穿好衣服走下楼,发现不见了她。我在这里啊。她在远处喊。小勇追着琳琳跑,跑着跑着来到一个草地,那里有一棵树大榕树,榕树粗大的树杆挂着一个秋千,琳琳坐在秋千上开心地玩着。过来吧,这是我的秘密基地,我不开心就会在这边玩的。琳琳招小勇过来。
我想问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小勇问。
嘻嘻,不告诉你,我就是知道。琳琳笑着说。
小勇又问:你这么晚还在外面,你爸爸妈妈不骂你的吗?
你不是不说话的吗,你好多问题问耶,我要回家了。琳琳说完就不见了。小勇看着摆动的秋千,发现琳琳不见了,小勇心里在骂,怎么走那么快啊,再见都不说。他一边走回家,一边想,那个琳琳是什么人啊。

“长得一般嘛!”,这是我第一眼见到勇时心里所想的。既然长相一般,那就看人品吧!毕竟人品才是最重要的。

喜欢了一个人,勇而无畏;喜欢了一个人,伤心费脾;喜欢了一个人,一败涂地。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大全

我说:“那也不至于要分手啊,小萱跟他在一起时就知道他们两个是要异地的”。然后小新又说:“这个倒没什么问题,只是小勇经常在微信上跟小萱说,他要去找小学妹了,有时候还说跟学妹在一起吃饭,小萱每次听到这种话都很不开心,觉得跟他在一起没有安全感,就说要分手”。

东西送出去后,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上一页12

毕业之后,小勇进了一家国企工作,在常德,小勇经常在周末过来长沙和小萱一聚,还时不时给小萱寄各种吃的。尽管还是异地,但见面的次数比以前多了很多。

看过一个电视剧,叫《最好的我们》。

小新拉着行李箱看到了等在超市外面的小萱和她身边拿着她行李的男生,就猜到那肯定是小勇了。她走上前打招呼,没想到小勇跟她打招呼之后就直接把小萱的包递给了小新。小新说她当时就不爽了,她自己还背着书包拉着行李箱呢,打完招呼就把包给她算个什么事。

一厢情愿,便要愿赌服输。

我一想,觉得也是,要是H同学有事没事跟我说这种话,我也会很没安全感的。我问小新,那小萱分手成功了嘛?小新说:“哪有这么容易”。

大一的第一个学期后,翠翠便彻底离开了学校。

我觉得很奇怪,不是分手了嘛?怎么还送他礼物。就微信私聊了小新,小新告诉我,小勇看小萱坚持跟她分手,就和她算了一笔账,小勇把他和小萱在一起之后他用在小萱身上的钱算了个一清二楚,一共2250元。还说小萱生日时他送她的200多的银手镯是他送过的最贵的礼物。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即使喜欢没有结果,但是不喜欢也不会后悔。

听完之后,我和小新打趣小萱,说还以为学霸小萱在大学期间不会谈恋爱,没想到竟然被别人发的一句诗就骗走了,而且还是从网恋开始的,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真爱吧!小萱听完后,没有再说什么,那天的夜谈也就结束了。

从那以后,所有你人都知道了那个LC,就是我们班的刘翠。

不过感情的事情,向来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小萱自己不分手,我们这些局外人也不好说。

“一厢情愿,就要愿赌服输!”

听到这个,我继续问到:“你妈为什么要你和小勇分手和小A在一起啊?”,小萱的回答是,因为她妈妈觉得小勇是个本科生,家里又没钱,和在一起小萱不合适。

图片 1

然后小萱妈又说起她给小萱相中的那个男生小Z,小Z是长沙本地人,985高校出来的研究生,比小萱大六岁,人长得也是一般,但是有才,最重要的是小Z家里面有钱,在长沙有两套房,小萱和他在一起可以过得安逸些。

满脑子全是小勇。

05

与此同时,班里有很多女生,开始嘲讽翠翠。

图片 2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心里喜欢,看着他特别舒心。

小萱现在还没有打算和小勇分手,她也没敢把她妈让她分手这件事告诉小勇。一边是自己喜欢的人,一边是为她着想的妈妈,她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五个字,永远都忘不了。

是要爱情还是要面包?真的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等等,我只是想和你说句话而已!”

小萱妈妈知道小勇的情况之后,就说要她分手。说以小勇的条件,小萱跟着他以后可是要受苦的。而且小萱现在读研,还有读博的打算,小勇只是本科毕业,以后两个人价值观可能也会不一样,小萱妈觉得她和小勇不合适。

翠翠满怀期待,等着他的回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