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和安次都没有理睬他,昨天不是你讲的啊

图片 2

请各寝室的室长组织好本寝室的同学迅速洗漱,马上就要熄灯,马上就要熄灯。另外请注意,熄灯之后不许交谈,保持安静
安次和文强是一对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在学校也刚好被分在了一个寝室,整天形影不离的。这天放晚自习后,他俩又说说笑笑地回到了寝室,进门后,发现同寝的小程已经比他们先一步回了寝室,正坐在床上哼歌呢。文强和安次都没有理睬他,因为他们觉得小程总是阴沉沉的,平时很少说话,所以平时很少交谈。这时,楼道里的广播又响了起来:请各寝室的室长组织好本寝室的同学迅速洗漱,马上就要熄灯,马上就要熄灯。另外请注意,熄灯之后不许交谈,保持安静文强忿忿不平地抱怨道:每天晚上都说这些,烦都烦死了。安次没有出声,只是埋着头摆弄着他的东西,小程这时说:其实这也是为我们好。文强狠狠瞪了小程一眼,转身拿起盆子摔门出去了,只留下安次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这时,一丝诡异的笑容爬上了小程的嘴角
灯准时的被熄灭了,文强叽叽咕咕地又开始了他的抱怨,小程突然又冒出来一句话来,这也是为你好啊。文强嗖地坐起来,大声吼道:你他妈的婆婆妈妈有完没完呀!这时整间屋子里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得落下一根针都听得到。过了一会儿,小程小声嗯了一声,没有了动静。文强躺下后,越想越想不通,于是问安次:小安,咱们今晚好好聊一聊,我看他能怎么样!小程仍然没有动静。安次说:小强,你也玩够了吧?人家小程也只是顺口说说而已。谁叫他多管闲事的?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整天像幽灵一样。真倒霉,怎么就和他分在一个寝室了呢!文强碎碎地念着,安次骂了句你他妈真无聊就转身不再理睬文强了。文强切了一声后便戴上耳机,摇头晃脑地开始跟着MP3哼唱起来,声音在寂静的房间内显得分外的刺耳。安次气愤地回过头骂道:你神经病呀!这么晚了,明天早上还有早读呢!文强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哼着,安次刚要再次发难,突然瞥到小程床上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银白色的光。那光让他不觉背心有些发凉,一时也没了发难的念头。安次只好扭过身子,将两团手纸狠狠地塞进耳朵,拽过被子蒙住了头。此时此刻,文强仍然躺在床上大声地唱着歌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安次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发现文强的床上虽然十分凌乱,但文强已经不在了。这小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安次不解地下了床,看见小程还在睡,就拍着床框大喊:起床了!起床了!上课要迟到了!小程猛地睁开眼,激灵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安次被吓了一跳,心中暗暗地念叨难怪文强说他像个幽灵,看来还真没错。
上午文强没有来上课,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没有出现,班主任找到安次问他知不知道文强在哪里,安次着急地说:昨晚都好好地在寝室里睡觉,今天早上一起来人就不见了。
那他这几天有什么异样吗?班主任继续问道。
没什么异样呀!如果说是梦游也不可能呀?这小子不,文强从没有梦游过。
嗯,好吧,你去继续上课吧!班主任摸着下巴,忧虑地点点头。安次又是担心又是焦急,文强这小子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晚自习后,安次匆匆地跑回寝室,他多么希望文强正坐在床上捧腹大笑,并宣告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呀!可是当他踏进门口时,发现只有小程一个人在床上哼歌,文强仍然没有回来。安次无精打采地靠在窗台边,望着深邃的黑夜,你小子可别出什么事啊突然,安次感到有一只手悄悄地搭在了自己的肩上。猛地转过头,发现是小程。马上就要熄灯了。小程面无表情地说。知道了知道了!你以后能不能发出点声响呀!安次拍打着胸口,喘着气不高兴地说,他也开始对小程不满意了,拿起盆子气冲冲地摔门而去。恍惚中,安次似乎听见了很小的笑声,虽然声音不大,但阴森森的,透着刺骨的寒气似的,安次突然激灵了一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全身竟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灯还是同往常一样准时地熄了,安次躺在床上,不由自主地想起文强来,想他们一起拼杀在足球场上,想他们一起去看美女,想他们一起受老师批评,想他们突然一阵急促的音乐声打破了这美好的回忆,原来是安次的电话忘了关机。喂!安次无力地拿起电话。哦,是你呀!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呀?在如此宁静的夜晚,安次的声音是那么地清晰,可是我现在安次还没有说完,小程就冷冷地打断了他,熄灯后请保持安静!我说你怎么这么烦啊?接电话你也要管?是不是学校给你什么好处了,你怎么这么听话?你不说话没有人会把你当哑巴!本来心里就烦,又被小程冷冷的声音吓了一跳,安次终于无可抑制地爆发了。这也是为你好。小程还是保持着冰冷的语气,为我好?那好!为我好就告诉我文强在哪里!安次不顾电话里那人声嘶力竭地呼喊,关掉了电话,激动地对小程乱吼。寝室里突然安静下来,安次瞪着小程在黑暗中反光的眼睛,气鼓鼓地。虽然是在黑暗中,但是安次依然觉得自己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银光,就像文强失踪前夜的那种银光。
你很快就会见到他的。小程突然悠悠地说了一句让安次感到震惊的话。你说什么?!你知道他在哪?!你怎么知道的?安次吼道,差点从床上掉下来。我什么也不知道,这只是作为你们室友的我对你们的美好祝福,难道你不应该感激我吗?小程沉静的回答让安次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睡觉吧,不要把气氛搞得这么紧张!你会很快和文强见面的,相信我!小程说着就躺了下去,闪亮的眸子一眨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中。安次听他没了声音,也倒下去睡了。
空旷的草地上,安次独自走着,月亮十分圆,高高地镶在蓝黑的夜空上。这时,安次看见小程从远处快步地走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手里握着一个东西在月光下发出银光的东西。这时,安次仿佛听到了文强的喊声:安次快跑!快跑呀!就在安次犹豫着寻找文强的时候,小程突然冲到了安次面前,将手中的东西直挺挺地刺向安次安次感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涌入口腔,接着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模模糊糊地想要反抗,才发觉一切都不过是场梦而已。但是,当他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站着的小程时,却震惊地感到这一切并不仅仅是场梦。因为安次的舌头被割了下来,此刻正在小程的手中摇摇晃晃呢!安次目光惊恐地望着小程,惊讶得无法反应。你醒了,呵呵,我还以为你不觉得疼呢!小程一边丢掉安次的舌头,一边用帕子擦着刀上的血笑着说。安次拼命忍住钻心的疼痛,疯狂地扑向小程。但是,由于已经流了太多的血,连站都站不稳的安次很轻易地就被小程推倒在地了。我告诉过你和文强,叫你们熄灯之后不要说话,你们就是不听,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为什么呢?小程将脸靠近安次,眉眼间有抹不去的疑惑。你和文强看不起我,取笑我,我都不计较,但是我不能原谅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熄灯之后还在说话,所以我不得不阻止你们违反校规。安次瘫在地上,只能拼命地摇头,也不知是在否认还是在求饶。是的,文强就是我杀的。我先割掉了他的舌头,叫他再也不能说话了,然后嘛呵呵!这时小程突然笑了起来,笑容狰狞,但笑声舒畅。你不是说你很想见到他吗?放心,你的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小程高高地举起了小刀——就是它在一次次地闪出银光——对准了安次的心脏狠狠地刺了下去
今天早上,XX校附近的小河边,发现了三具尸体,其中有两具尸体的舌头被利器割掉,另一具身上无任何外伤,据法医鉴定,此死者是由于服用了过量安眠药而致死的电视机里传出播音员富有磁性的声音。
雨一直下个不停,住在安次他们旁边寝室的伍鹏和王真正在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这件事。这时,楼道上的广播又响起:请各寝室的室长组织好本寝室的同学迅速洗漱,马上就要熄灯,马上就要熄灯。另外请注意,熄灯之后不许交谈,保持安静伍鹏和王真没有理会广播,继续高谈阔论着。这时,灯突然熄了,同寝室的张全冷冷地说:熄灯之后不要说话!

在一所大学男生宿舍,晚上熄灯以后,同寝室的哥们儿都躺床上聊天,气氛十分热闹。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突然,其中一个同学突然问到“你们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什么有两个蛋蛋的!”顿时,整个寝室都安静了。于是,室长拿出了手机向同寝的其他人发信息问“我们要不要告诉真相”。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605室的女生迷上了鬼故事,每天晚上灯一熄,就开始轮流讲鬼故事,一边害怕得把被子裹得紧紧的,一边欲罢不能地竖起耳朵听。每周大家还会评出最惊悚的一个鬼故事,周末大家AA请她去外面下馆子。

图片 1

图片 2

这晚,室长马明丽觉得已经轮了一遍了,便招呼大家评选。尹影却不满道:老大,我还没讲呢,这次也不知谁动作那么快,昨天迫不及待又讲了一个,那只能算讲一赠一。要评选怎么也得等我讲过再评呀!

桂阳县欧阳海镇中心完小,小斌床位的上铺铁架上挂着红领巾。图/受访者提供

     
几天的相处已让我对这里的环境有所了解,这里的人我大多都讲过话,就是名字记得不太清楚,但是有两个人我绝对不会忘记,那就是叔叔呵宋老师。起初我觉得他们很温柔,尽管身边的人怎么说她们坏话我都不相信,但是渐渐我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那一次真的是把我的心都给伤透了。

马明丽便问:昨天不是你讲的啊?那是谁无私奉献多讲了?

小斌的脖子上有条U形伤痕,是被红领巾勒紧形成的。这名小学三年级男生,被一条红领巾结束了9岁的生命。

     
我们女生寝室有两个,而我不知怎么就被安排到了初三的寝室里,那里面全是初三的,就我一个“另类”,每天晚上睡觉我都很尴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也许是不太熟的缘故,她们每次跟我讲话,我的脸就会通红,说话也结巴,不是点头就是摇头,以致她们都很少主动跟我讲话了。

寝室里没人接茬。马明丽奇道:谁捣乱呀?大家认领一下——出租车司机那故事是我的。

据湖南郴州桂阳警方介绍,小斌之死已排除他杀可能,自杀的可能性也不大。5月5日,死者家属与校方达成善后协议。当日下午,小斌被火化。

     
她们每天晚上都睡得很晚,平时叔叔都是11点准时熄灯,可她们总是要讲话,不讲到12点是不会罢休的,而我总是伴着她们的讲话声一个人早早的睡了。虽然我有时也会怨她们讲话声太大,但是我不会说出来,以免伤了和气。

其他女生接着各自认领。医院鬼故事、水井鬼故事结果剩了一个故事没人承认讲过。

熄灯后,红领巾勒住了他的脖子

     
她们从来都没有被叔叔抓到过,我问她们为什么,原来是有技巧的,没当叔叔熄完所有的灯之后就会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把门反锁上,这样开门的时候就会有很大的声音,她们就会意识到,然后赶紧躺下。有时叔叔没有锁门,她们也不虚,因为叔叔房间里的光会通过门缝照进来。听完她们的技巧我深感佩服,看来她们在这儿呆两年也不是白呆的。

那个没人认领的鬼故事,说的是一个大学女生寝室的故事:6个女生每晚熄灯后轮流讲鬼的故事,渐渐地,她们发现黑暗里总是多出一个女声,大家都以为是某个同室女生在说话,但却没人承认。女生们依次报数,结果却报出第七个来

5月5日下午,桂阳县欧阳海镇中心完小203男生寝室。在窗边的角落,小斌的一双凉鞋零乱地躺在地上,床上的被子卷成一团,上铺的铁架上还挂着他的裤子。在事发当晚家属拍摄的图片中,床架上悬挂着一条系成圆形的红领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